桃園明聖經--力學第三--講解

講師:張金輝
於民國93年7月19日宇德佛堂
研讀課程

【章旨】

關帝自述其生平力行好學之精神,並叮嚀我們要成就好事,須耐得磨鍊,按部就班,腳踏實地。而且要能體察天地萬物給我們的啟示,善惡的報應,是不會有絲毫的差錯,就算時運不濟,也要守命由天,安貧樂業。最後關帝自述其一生精忠沖日月,義氣貫乾坤,縱然天崩地裂,但其精神仍然永垂不朽。


【經文】

帝吾素覽春秋,幼觀孔孟,唯以孝弟為先,修身治國為本。

【語譯】

我平時喜歡觀覽春秋,在年少時好讀孔子孟子等的儒家經典,瞭解為人以孝順父母,友愛兄弟為先決要務,而以修養身心,治理國家為根本大事。

【解讀】

◎素覽、幼觀四字,足見關帝學有根底;春秋、孔孟四字,可知關帝學識思想以學為宗。關帝先祖乃夏朝大夫關龍逄的後裔,聖祖父關審、聖父關毅,家學淵博。關帝從小就接受論語、孟子、春秋的薰陶,對於孝悌忠信、修身治國之道,以及春秋褒貶深意,都了然於心,所以培養出凜凜浩然正氣,忠孝節義的精神,終身體而行之。關帝雖是武將,但不是武夫,有將之風。他的雕身法像,不是手持青龍偃月刀,就是手拿春秋,所以我們對春秋應該要瞭解,才能體會關帝的春秋大義。 康熙年間關帝曾降鸞自述云:「吾幼好技藝,冠好英雄,壯好春秋,奮志功明,所謂『匹馬踏開三足鼎,單刀劈就乾坤』」。

◎春秋一書為孔子所作,孔子生於東周,當時列國諸侯,只求富國之策,而輕視綱常之道,以致臣弒其君,子弒其父,禮樂崩壞,天下大亂,人民困苦極矣。孔子感世道之澆漓,一心一意,替天行道,原本想藉著政治的力量,以行救民救國之道,實現其大同理想世界。奈何被權臣所阻,其道不行,乃轉用傳教之策,周遊列國,宣揚仁道,以期挽回世道人心,但是依舊受到列國權臣的明阻暗撓,終致『嘆鳳鳥之不至,嗟河圖之不出』。於是回到魯國著春秋,褒忠孝,貶奸惡,使亂臣賊子知所戒懼,道德賴以不墜,實春秋一書之力也。故孟子曰:「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

◎本章首句『帝素覽春秋,幼觀孔孟,唯以孝弟為先,修身治國為本。』關帝已清清楚楚地啟示我們,道是從日常生活裡去體悟、實踐的。這廿一個字實已包含大學三綱領八條目之內涵精神。從個人的「明明德」 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做起;然後發揮到齊家、治國、平天下 「親民」之功;最終達「止於至善」的完美境界。

◎我們仔細考查歷代的古聖先賢,那一個不是從日常生活當中所修成的呢?有子曰:「孝弟也者,其為人之本與!本立而道生。」


【經文】

異端蜂起,兵戈傷殘民命。十餘年甲不離身,刀無潔淨。

【語譯】

東漢末年為害正道的邪說,以及擾亂正統的事端,像群蜂並起,不斷地傷害殘殺百姓的生命。幾十年來,關帝戰戰兢兢,盔甲不曾離開身邊,而偃月刀因殺敵除奸,也沒有片刻的乾淨。

【解讀】

關帝生於末亂世,當時不但世風頹壞,倫常道德亦廢馳。關帝志在春秋,秉持孔子褒忠貶奸,尊王攘夷之大義,與先主、張翼德將軍在桃園三結義,以滿腔的熱血,欲挽狂瀾於既倒,扶室於將傾。

◎十餘年,按『關帝漢靈帝中平五年(西元一八八年)與先主、桓侯桃園三結義,當年便遇到黃巾作亂,所以從掃除黃巾開始,至獻帝建安廿四年(西元二一九年)歸天為止,其間有三十一年。經文稱十餘年,應該是指幾十年來,無時無刻的意思。』

◎甲不離身,甲、盔甲,可以解為:『金剛罩』,就是我們的浩然正氣(自性),二六時中,都要守持,不可須臾離也。曰:「君子無終食之間(一時一刻)違仁;造次(急促匆忙)必於是,顛沛(流離困頓)必於是。」《論語 里仁》

◎刀無潔淨:刀,一指智慧刀,乃以智慧斬殺貪、瞋、癡、無明、脾氣、毛病;另一指屠刀,這屠刀啊!是無形的刀啊!人人都有,也就是我們的脾氣、毛病。

關帝過五關、斬六將,於內則是隱喻我們當以慧劍斬七情六慾,殺自身之五魔六賊。詩曰:「關刀偃月無情,聖賢善惡分明。」

◎聖人之殺機,不得已而用之。老君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道德經 貴左章31武王,係救生民於水火之中,以不得已之心,用不得已之兵。


【經文】

夜無穩睡三更,日不飽餐一頓。東戰西征,百戰而江山纔定。白了鬚鬢星星,力倦馬羸刀鈍。費盡赤膽忠心,換得箇封侯金印。

【語譯】

晚上不能安穩的睡覺,白天也不能安心的飽食一頓。不是向東迎戰,就是向西征討,經過百次的戰役,才奠定了江山的版圖。這時候,鬚鬢已點點斑白,身已氣力困倦,馬也瘦弱不堪,刀亦不再鋒利了,如此費盡了赤膽忠心,才換來了漢壽亭侯的爵位和金印。

【解讀】

關帝長期征戰沙場,身心勞苦,戰功彪炳。斬顏良、誅文醜樊城之戰:水淹七軍,擒于禁,斬龐德,威震華夏,普天之下皆敬仰,曹操大懼,遂與群臣共議遷都,以避其鋒。日日夜夜,東戰西征,才能奠定江山。修行也是一樣,需長期修持,千磨萬考永不退,才能成就天爵。

唐三藏西方取經,歷經九九八一劫,寧可向西一步死,不願東返一步生,終於取得真經。

※天仙狀元邱長春真人,大餓七十二次,小餓無計數,最後把自己鎖在大樹下,把鑰匙一丟,以示求死決心,終於驚動 太白星君,化為採藥人為其開鎖,並予指破迷途。

◎世間爵位,轉眼消失。人爵(公卿大夫)那有天爵高,位居天上果位,才能永存天上人間。關帝受世界華人的敬仰膜拜,長年香火鼎盛,這才是千秋萬世。


【經文】

到如今,亂臣賊子,捕風捉影。奸貪讒佞,結黨欺良,言無一定。不思禮義廉恥,孝弟忠信,事每胡行,屢圖僥倖。

【語譯】

到現在,擾亂國家的奸臣、傷風敗德的小人,無中生有,興風作浪,姦詐貪污,誹謗諂媚,無惡不作,勾結成黨,欺壓百姓,陷害忠良,信口雌黃,反覆無常,從不考慮「禮、義、廉、恥、孝、悌、忠、信」八德,行事常常胡作非為,每每心存僥倖,圖謀不軌。

【解讀】

◎本段乃聖帝感嘆奸臣當道,小人敗德,以致世風日下。殊不知「禮義廉恥孝弟忠信」乃上天所賦予我們,本自具足。只因貪嗔、慾望,而被蒙蔽,只顧眼前的稱心如意,既不管因果報應,更不管生而為人之使命,是要明德、新民,復性回天!

太上老君慈語:「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此八寶乃上帝所賜,本性具有,人人以八寶治世,可安身立命。若將八寶失落,性難安,命即危。此八顆靈珠,若缺少一顆,鄉難返,旨難交,必須下凡再尋回。」

◎亂臣賊子:指宦官(十常侍)、董卓曹操。尤其是曹操『重才輕德』的政策影響後世深遠。兩用人,均重品行,州郡選士有『孝廉』、『賢良方正』等品目。東漢尤重氣節,舉才均以品德為先。曹操建安廿二年下令:「若文俗之吏,高才異質,堪為將守,負污辱之名,見笑之行,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者,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致使魏晉以後,時代精神:『有才無德』。之後,天下權詐迭起,姦逆萌生,風俗為之一變。遂引發後來的八王之亂以及五胡亂華。曹操認為如果必須先求其為廉士,而後才可以為用,則齊桓公不用管仲,怎能稱霸於世呢?目前天下,能說在平民之中,沒有像姜子牙那樣,懷金玉之質,釣於渭水之濱的嗎?又能說沒有像陳平那樣,有盜嫂受金錢之譏,而沒遇到魏無知推薦的那種人嗎?你們應幫我發掘人才於鄙陋之處,薦舉微賤之人,『唯要有才,便得舉薦』,不必拘泥於廉潔孝友,我唯望得才而用之。曹操三令五申,一則是想糾正末清流之士,專以品節相尚的風氣,一則也未嘗不是為自己的行為解嘲。


【經文】

篡君位,戮忠臣,好貨財,淫美色,殺人縱性。只顧爽心樂事,豈曉得後來報應。

【語譯】

比如篡奪君位,殺害忠臣,貪愛貨財,姦淫美色,隨意殺人,縱容邪惡習性,只管眼前的痛快稱心,那知道事後的因果報應。

【解讀】

◎本段敘述奸臣與小人的行徑,只管眼前的痛快稱心,那知道事後的因果報應。此乃關帝勸吾人不要短視、近利,提醒我們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吾等修行人雖不會殺人放火幹壞事,但細微末節,心念貪嗔事,容易觸犯,須小心防犯!

曹魏以篡盜始,亦以篡盜終。

曹丕臨終,召曹真陳群司馬懿等人入內託他們輔政,謂明帝曰:『有間此三公者,慎勿疑之。』曹丕萬萬也沒想到所託之人,竟有人效法他們父子的擅權和篡位。《集解》盧弼評曰:「氏開國,本由篡盜,君以此始,亦以此終,貽謀雖臧,莫之或守故也。」

曹操「隱誅」忠臣

荀彧為人公正,心存室,但室衰微,不得不依附曹操,希望借曹操的才略兵力以輔室,然後再以自己的德望來感化曹操荀彧當年力勸曹操奉迎獻帝許昌,奉辭伐罪,以安天下。曹操荀彧一開始是以合作方式相處,以為荀彧可以收買,就先與之建立婚姻關係「以其女妻荀彧長子」。又上表請增荀彧封邑千戶,但荀彧未為所動。荀彧諫阻曹操加九錫封公,曹操心知如不除去荀彧,則篡奪的工作是無法進行,但荀彧的為人品望甚高,無法加罪明害,只好用計暗害,古時所謂「隱誅」,曹操就在伐時,故意表請獻帝荀彧勞軍,本想在戰場上害死他,後因荀彧疾病留在壽椿曹操派人送飯去,荀彧打開乃空器,荀彧於是飲藥而卒。荀彧死,遂稱為公。

董卓暴行

漢靈帝崩逝,少帝即位,大將軍何進并州刺使董卓率大軍到京師,欲除朝中氣燄高張的太監,事機不秘,反被張讓段珪所殺,中常侍張讓段珪等人劫持少帝劉協逃到北邙山董卓立即趕到北邙山救駕,把少帝接回宮來,京都經過一番激烈鬥爭後,大權落在董卓手中,董卓進一步廢少帝弘農王,不久又把少帝何太后殺了,另立九歲劉協漢獻帝,自封為宰相,可以佩劍直入皇帝的宮殿。董卓生性殘忍奸淫,殺了少帝何太后後,更加猖狂,就在青陽宮姦污淫亂宮女和公主。

※又在長安城二百五十里處耗費巨資,動用二十五萬民伕修築「郿塢」,城牆如長安,內蓋宮殿,又囤積三十年的米糧,選民間美女八百人供他玩樂,金銀財寶不計其數,自謂:「要是這番大事業成功,可以稱雄四方,傲視天下;萬一不成,光守住「郿塢」也綽綽有餘來頤養天年了。」詩曰:「智謀不敵造化巧,用盡機關無能為。」

※有一天,他領兵來到陽城,見村民正在敬奉土地神,下令士兵把所有男子殺死,把頭砍下掛在車前橫木上,把婦女和他們的財物奪走,回到洛陽說是殺賊大勝歸來。

※有一回,董卓回到「郿塢」,在橫門外宴請公卿,一面殷勸曾在北方造反的幾百人,等他們坐定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命手下將他們有的割斷舌頭,有的砍去手腳,有的挖出眼珠,有的丟進滾沸的油鍋裡,哭號聲震天動地。來參加的公卿們個個嚇得手腳酸軟,筷子都掉在地上,而董卓卻神態自若地照常吃喝。其凶橫殘暴姦淫到這地步,怎不令人神共忿。

◎中國正統朝代漢高祖劉邦明太祖朱元璋是以平民起兵,除殘去暴以定天下。商湯周文王武王隋文帝楊堅唐高祖李淵宋太祖趙匡胤都是篡代前朝的天下,然後世少有非議者,蓋因其出於自然之情勢者也。

齊宣王問曰:「武王,有諸?」孟子對曰:「於傳有之。」曰:「臣弒其君,可乎?」曰:「賊(破壞)仁者謂之賊(賊害),賊義者謂之殘(殘酷)。殘賊之人謂之一夫(因為不仁不義,以致眾叛親離,成為獨夫)。聞誅一夫矣,未聞弒君也。」《孟子梁惠王下》

公孫丑孟子:「聖人之所共同處?」孟子曰:「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是則同。」《孟子公孫丑上》

◎天之報不可見,以所受者見之。《天律聖典大全》

※轉世報不可見,以現在之鰥、寡、孤、獨、乞討、六根不全、困苦下賤、冤債等類見之。現世報不可見,以現受之水火、盜賊、疾病、口舌、死喪、橫禍等諸事見之。冥刑報不可見,以官刑牢獄見之。


【經文】

古今好事多磨,毋勉強茍求捷徑。如彩雲琉璃,鮮花明月。人不知機,如鋼刀快缺。妄動橫行,造下了些冤孽,遠則幾年,近則數月,報應無差,法難漏洩。

【語譯】

從古到今,要成就好事(名利、富貴、立德、立功、立言),大多是按部就班,經過一番磨練才成就的,不要勉強茍且貪求簡捷的途徑。(貪求,用違法、欺騙或不合道義之法去求取。簡捷也就是隨隨便便花最少的力氣,用最短的時間,希圖得到最大的利益。)世間的權勢、名利、財富,有如彩雲、琉璃、鮮花、明月般鮮豔美麗誘人,但轉眼間即消失暗淡,變幻無常。但人們卻不通曉這種福禍消長的道理,凡事只一味強求,那知災禍隨身而至,這就好像鋼刀銳利,如果胡亂劈砍,很快就會有了缺口。如果不知積善以消惡,積福以減禍,而輕舉妄動,橫行亂作,造成了多少冤愆罪孽,慢的不過幾年,快的幾個月,善惡的報應,是不會有絲毫的差錯,上天的律法嚴密結實,是疏而不漏的。

【解讀】

◎本段是關帝叮嚀我們要成就好事,須耐得磨鍊,按部就班,腳踏實地。再則勉人當從自然界中體察萬物給我們的啟示,所謂天機在自然,自然界中天地萬物處處都有道,要能識其機,見其細微徵兆,才能有所體悟。詩曰:「鬱鬱黃花皆般若,青青翠竹盡法身。」清靜經太上老君亦啟示我們:「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同時也提醒我們要明悟因果善惡的報應,是絲毫不爽的。

◎古今好事總是多磨。

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一定要經過很多的苦難與磨鍊,所以「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孔子 陳蔡絕糧七日。二祖跪雪斷臂求法。六祖碓房腰石舂米。

◎聖人無常師,以天地萬物為師。

陳子禽子貢道:「仲尼的學問是向誰學來的?」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根本)者,不賢者識其小(枝末)者。無處不有文武之道,先生在什麼地方不能學習?又何必要有固定的老師!」

◎善因有善報,惡因有惡報,不是沒有報,時間還未到。

※經云:「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悟達國師(三昧水懺的故事。)

※偈曰:「怨怨相報何時了,劫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師俱解釋,如今立地往西天。」


【經文】

如人未遭逢,各有時節,當思守命由天,安貧樂業。

【語譯】

如果有人為善或作惡,尚未遭逢報應,這只不過是各有各的獲報時機。我們應當這樣想:人的吉凶、禍福、壽夭、窮通,都有定數,要能知命守份,順天行事,安於貧困,樂於正業,不要急功好利。

【解讀】

◎此段關帝勉人就算時運不濟,也要守命由天,安貧樂業。孟子說:「莫非命也,順受其正。」人之吉凶禍福,皆天所命,但也不可一切聽任其自然,須是正當的事,才可順著去做。

◎中庸有講:「素位而行。」『素富貴,行乎富貴。』上天賜你好命,生在富貴人家,不要驕縱,要多佈施。『素貧賤,行乎貧賤。』上天給你考驗,生在貧窮人家,也不要怨天尤人,要多忍辱。

呂蒙正:吾昔日在洛陽之時,被困於破窯,日則求于僧膳,夜則宿于破窯;思衣不能遮其體,思食不能充其飢;人憎人厭,人道我賤,非我賤也,此乃時也、命也、運也。今日官居極品(太子太師),位列三公(太尉、司徒、司空),屈膝于一人之下,立身于萬人之上;思衣有羅絹千箱,思食有珍饈百味;人趨人羨,人道我貴,非我貴也,此亦時也、命也、運也,非人之所能強也。人生在世,各有其時,富貴不可盡用,貧賤不可盡欺,天理循環,週而復始者也。

蘇秦 戰國時代縱橫家,最初游說秦惠王吞併天下,不被採納,落得一身貧賤,妻不以為夫,嫂不以為叔,母不以為子。後游說合縱抗,身佩六國相印,使兵不敢窺伺函谷關十五年之久。

◎孟子盡心篇:「殀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

師尊云:修道要「知天命、修慧命、俟身命、了宿命。」

※知天命者,分內外兩種。內者,天命之謂性;外者,個人的使命。

※修慧命者,乃是修心也。寡酒色以淨心,去嗜慾以養心,誦古訓以警心,悟至理以明心。

※俟身命者,乃是修身也。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迓之。天勞我以形,吾逸吾心以補之。天厄我以運,吾亨吾道以通之。天苦我以境,吾樂吾神以暢之。

※了宿命者,乃是了業也。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修道明理,就不要再補運、改運了,只要福慧雙修,則命由我作,福自己求。


【經文】

如百藝倉卒成功,其物焉能精潔。草木不能培植,難長許多枝葉。五穀少用耕鋤,苗雖秀而不實。文臣十載寒窗,方朝金闕。武將百戰臨危,始得公侯並列。

【語譯】

好比百工技藝,匆匆忙忙(貪快、不紮實)的完成,它又怎能精美亮麗呢?草木若不勤加、不努力栽培養植,枝葉就很難長得茂盛;五穀(稻、黍、稷、麥、菽)若是疏於灌溉耕耘,禾苗雖能開花吐穗,但也無法結實收成。所以,凡事總要腳踏實地,貫徹始終。像文臣要經過十年寒窗苦讀(讀書需持之以恆。十年寒窗無人曉,一舉成名天下知。),才能科考中第,朝見君王;武將需經歷千百次生死存亡艱危的戰役,才能因功受封,名列公侯。

【解讀】

◎此段呼應「古今好事多磨,毋勉強茍求捷徑」,勉人要腳踏實地,真知力行。活佛老師也是這樣告訴我們,要老實修行。

◎桃童:「桃栽三日未生桃,學道三日豈成道。寬心靜養待時到,根深葉茂結成果。」

孟子曰:「五穀者,種之美者也;茍為不熟,不如荑稗 。」《孟子 告子上8

※『茍為不熟,不如荑稗。』喻徒有高深的學問,如果一善不為,反不如一技一能之為善也。有高深的學問,不一定有高尚的品德。

陳陶隴西行:「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堣H。」王翰涼州曲:「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詩詞很美,但內容情境很淒涼,聞之令人鼻酸,多少人在戰爭中命喪異邦,戰爭是多麼殘酷的、悲慘的。


【經文】

帝(吾)乃日月精忠,乾坤大節,天崩帝(我)崩,地裂帝(我)裂。

【語譯】

我的赤膽忠心和日月同光,永不磨滅;我的堅定氣節與天地並存,永不變易。縱然天崩地裂,但我的精神仍然永垂不朽。

【解讀】

◎「日月精忠,乾坤大節,天崩我崩,地裂我裂。」此極言聖帝之愿既廣大又悠遠,與日月同光,天地並壽,永不磨滅。關帝的忠義精神與天地同壽,永垂不朽。值得我們去效法。

◎我們要如何培養這種忠義之精神呢?其實,我們本性中本來就具有,只是我們不去深思。所以我們要二六時中,返觀、省察,依理(本性)而行,持之以恆。


【結語】

綜觀關帝一生,秉持忠肝義膽,堅心護持漢室正統,並宏揚先聖人倫道德,以身示道,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八德無虧,五常兼備,乃能忠義貫古今,由人道的極致而入於神道,以至於聖域。


關帝在世所行之五常德備

  • 『仁』,為國除奸,使人民能得安寧。

  • 『義』,既不失金蘭兄弟之誓願,又華容釋,報曹操待遇之恩。

  • 『禮』,秉燭達旦,待嫂如事兄,不越禮犯分。

  • 『智』,水淹七軍。

  • 『信』,知皇叔之去處,不怕千軍萬馬,急於會晤兄長以踐信也。

關帝在世所行之八德無虧

  • 『孝』,孝為百行之原,八德之首。孝字上老下子,言親已老,子女就是手足,以奉養扶持。縱觀關帝一生,移孝作忠,委身先主扶鋤奸,生死不渝,最後殺身成仁,以成其德,不但本身揚名後世,為世人所崇仰,而其祖玄,亦為歷代帝王所敕封, 神宗關帝夫人為「九靈懿德武肅英皇后」,長子關平為「謁忠王」,次子關興為「顯忠王」。 雍正關帝曾祖父為「光昭公」,祖父為「裕昌公」,父親為「成忠公」,可說是大孝之人。玉皇普渡尊經云:「一子脩行,九玄叨道蔭;一人有慶,七祖超蓮京。」孔子曰:「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 『弟』,先點為兄,後點為弟,弓身一手一足最為親。就史實所載,關帝似無同胞兄弟,然就「桃園三結義」的手足之情來說,關帝上事先主,下待翼德將軍,都做到了難能的兄友弟恭。儘管關帝退黃巾、斬華雄、戰呂布等英武蓋世,然平日總是與翼德將軍鵠立在先主的兩側,以盡弟事兄之義。而關帝翼德將軍是愛護寬厚有加,當關帝顏良獻其首級於前,曰:「將軍真神人也!」關帝曰:「某何足道哉!吾弟張翼德於百萬軍中取上將之頭,如探囊取物耳。」又「古城會」一慕,關帝何等的委曲,逮關帝斬了蔡陽兄弟始釋嫌疑,但對翼德將軍始終無一怨言。

  • 『忠』,曹操待如上賓,上馬金,下馬銀,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不足以動其心。又關帝兵敗被困,東吳派人說降,關帝僅以「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毀其節」相告,其「忠臣不事二主」之節,昭然若揭。「降不降,忠臣不事二。」「挈眷尋兄一點忠」

  • 『信』,關帝一生守信重義,一諾千金,雖死無改。與曹操約三事,其一為若知兄長下落,雖千山萬水,亦必往投,後知先主在袁紹處,甘冒著被暗殺、追殺的危險,千里尋兄,祂之使曹操想殺、能殺,而終不能殺者,憑恃的就是「信」字。

  • 『禮』,秉燭待旦,暗室無虧。漢獻帝建安五年,曹操奪取徐州,兄弟三人戰敗失散,關帝為保護皇叔家眷,乃帶著嫂嫂轉進,不得已暫時投靠曹操。在往許昌的途中,夜宿館驛,與二位嫂嫂共住一室,張遼等人故意減少火燭的用量,想要破壞關帝之名節,關帝以大刀破開牆壁,浩然正氣,昭然於天地。「雁侶散徐州,攜后嫂無存地。」「減燭張遼謀,破壁 聖帝雲長義。」

  • 『義』,義者宜也,沒有這個「義」字,人類行為就會長夜不旦,永遠失去正確的方向。一日贈新戰袍給關帝關帝穿於衣底,上面仍以舊袍罩之,笑曰:「雲長何如此之儉乎?」關帝曰:「某非儉也。舊袍為皇叔所賜,某穿之如見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賜,而忘兄長之舊賜,故穿於上。」嘆曰:「真義士也。」關帝一生生死以之,富貴權勢不足以動其心,所秉者唯一「義」字耳,後世以「忠義參天」來讚譽關帝,實當之無愧。

  • 『廉』,在許昌 營「封金掛印」而去,足證關帝光風霽月之胸襟。

  • 『恥』,知恥近乎勇。先主囑關帝荊州,而諸葛亮關帝的戰略是「北拒曹魏,東連孫吳。」後來東吳企圖和關帝聯姻,以關帝之女適孫權之子,關帝恥以兒女私情作國家之屏障,斷然不許,及至兵敗,面斥孫權,刀斧無懼。

宇德書苑>>書香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