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明聖經》簡介與持誦之法

講師:黃國華
於民國93年3月1日宇德佛堂
研讀課程表

黃國華:簡介《桃園明聖經》

大約八、九年前,藉由戴秀美講師結識黃國彰講師,黃兄發願到各偏遠地方講述《桃園明聖經》,當時已不辭辛苦在安康新店的持徳佛堂推廣,後學因此初次研讀《桃園明聖經》,感覺確實簡易,內容多為歷史。因為後學原信仰基督教,由於某種姻緣,特欽慕觀世音菩薩,猶記得後學當年甫求完道,自視頗高,且在培德班上課時,即轉寫十篇心經文章投稿到《一貫道總會雜誌》,幸蒙採用,故連登十期;在行德班,學講《六祖壇經》,在崇德班時,即立志爾後擔任講師時,講說《法華經》,在這種佛學基礎下,認為《桃園明聖經》如此簡易之經典,有必要如此隆重嗎?

待聽完黃講師的解經後,內心稍有平復,覺得還可研究。之後,與戴秀美講師等人成立六人小組,共同撰寫戴秀美《忠義貫古今》,為期四年,此四年中,深感《桃園明聖經》內容浩瀚,每次研讀均有不同的生命面貌,值得落實到日用平常中。在去年(民國92年)SARS期間,承蒙前人指示,在南投光慧中心的大型活動場所,學講《桃園明聖經》,此時更覺自身的渺小;當時,以心念領悟已所誦記的《桃園明聖經》,發覺能與關聖帝君契合,不自覺就將此心得記載下來,並感受到《桃園明聖經》內有心法。

師父將其觀念傳授給徒弟,就是心法,徒弟則用此心法來調整自己的生命。故當時後學能夠體接關聖帝君的心法,包括修行人的方法與態度。在〈經序第一〉如同《六祖壇經》之〈行由品第一〉,先將天地之間諸事略作介紹;在〈原始第二〉則談修行人的觀念與態度;〈力學第三〉談進修;〈道貌第四〉則言經過悟道後,由天地所賦予的行道面貌,故實相無相,無相又無無相,均為道貌,呈現生命的真貌;〈節訓第五〉則係官老爺子苦心叮嚀如何展開生命面貌,如何去做,將忠孝節義細部分解,使人可心領神會,內列有「二十四劫」,則對天地間或全體生命的闡述,而興起浩瀚的感嘆;〈經驗第六〉類似佛家的解脫,從證覺進入到圓覺」,「圓覺」就「出菩堤路」,不再回到人間,將其個人經驗分享給眾生,讓大家可以「出菩堤路」。故《桃園明聖經》有完整的篇章,是成佛圓滿的經典。

我們也很榮幸共同研讀此本經典,大家的福報因緣也太大,故在此戰戰兢兢,藉由大家佛力的加披,會對本經更有新的體悟。以下提本書原由:

三國時代,關聖帝君夜夢予禪僧」,僧人醒後記述,畢竟不全,有所偏差。直到北宋仁宗天聖七年(西元1029年),民間在不同的助力下,出現的玉泉真本完整的面貌。到了清朝時期,朱熹(朱夫子)奉玉皇大帝或可能是老的命,將完整的《桃園明聖經》全文紀錄下來,傳筆人間。

經文內可看到許多歷史人物事蹟,但是妙理非關文字,而是透過字裡行間,體會內在的涵義。當然,每個人體會自然不同,比如各位前賢看我這一隻手,可從不同面向來觀察。期待最後一堂課(民國93年10月11日),能夠一起喝茶論妙,分享彼此的心得,正因為在座的前賢不少,可以共譜一個有生命的《桃園明聖經》,甚至還可以到10月25日,排排座,泡茶聊天。

記得後學研習易經後,對於〈經驗第六〉所提的「婦人誦此經,二女五男成」,才有更深刻的體悟。原來,卦象中的六爻,居第二爻者為陰爻則合時合位,第五爻者為陽爻則合時位,為中正之位;若是婦道人若要修得純陽之體,只要好好持誦此經,身體力行,就可二女五男成,守住中正之道,可見有許多深邃的內容值得探究。

而《桃園明聖經》生活化的一面則在於隨時警惕自己,例如小姐出遊時看到美麗的花朵,多希望摘花當作頭飾,可能不自覺的破獲了植物的生態。經中有文:

草木花果休折採,嚴冬零落發陽春,萬物悉含天地化,依時生長與人靈,爾能遵守惜萬物,福有攸歸禍不侵。

可藉以隨時警惕自己。例如後學有位同事,個性較急,在他家中泡茶聊天時,會見到他對父母大聲嚷嚷,書哪兒啦,找不到,只見他的七十多歲老父親,晃著一本書,說:不就在這裡嗎?對母親也是大聲的說:菜這麼鹹呀!他的口氣沒有惡意,但是態度上讓人看了難過,就跟他提到:關聖帝君您認識嗎?他說:知道呀,拿著關刀,關刀滿利的。我就用白話文,引出一段經文:

不孝子,惹災愆,虎唅蛇咬病相纏,官刑牢獄遭充配,水火之災實可憐。

從此後,他不但對父親和顏悅色,而且能夠晨昏定省。至於如何行孝,則要:

為人子,孝為先,孝順兩字緊相聯,勿使惱怒常使歡,暖衣飽食毋饑寒,病醫藥必自煎,即須嚐過獻親前,夜不解衣,朝不食,時時刻刻在身邊,爾能孝順爾子孝,點點滴滴看簷前。

自己的作為,子女會學樣。後來他的這種改變,讓他本人及父母都來求道了。因此《桃園明聖經》也可渡人。


黃國華:如何持誦《桃園明聖經》

藉由每天持誦,進行自修與自我觀照,迴光返照,當持誦一千遍之後,自然就會背了。每天可與關聖帝君的浩然正氣相接,故去年SARS期間,後學就表示不要怕,因為浩然正氣遍佈全身,身上小小的病毒也就不足為懼。建議以下的方法,並非絕對,只要誠心就好。為了集體讀誦,乃不得不提一個統一標準的版本。

  • 雙手捧經,跪挺佛前。
  • 複誦「恭誦關聖大帝桃園明聖經」三遍。
  • 打開經文的告文式,弟子某則念出自己的姓名,某事則遵循前人的教誨,使用「竟為守中敬一事」,「叩許終身奉行」。
  • 在佛堂就三叩首,再念「文昌應化張仙寶誥」三遍;以下各寶誥的念法,均依此要領。
  • 建議在聖帝寶誥中最後的「(萬靈萬神,至上至尊),伏魔大帝,關聖帝君,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真元顯應,忠孝祖師。昭明翊漢大天尊,旻皇高上帝」也要誦三遍。而聖帝新寶誥則在「大悲大願,大聖大慈,太平開天,普度皇靈,中天至聖,仁義古佛,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持誦三遍。
  • 持誦過程中若需休息,可喝口水,靜坐一會兒再持續。
  • 經文中右側註有小字「帝」者,則念「帝」;有「先主」者,則念「先主」。

現在我們一起持誦


經文持誦


黃講師:誦畢後,是否感到浩氣參天。班員答:有。

誦經會有很大的顯化,最常為人知者(如下文之桃園明聖經序),就是韓老前人(雨霖,白水老人)。老前人在民國38-40年期間,得到肋膜炎,堪稱為醫藥罔,後因發現此經,翻印千本送人,經過十日,竟然痊癒。另有一位小姐,到新竹租屋,找到一間便宜的住所,恰是鄰居所稱的有問題不乾淨房子,一人住進此很大的房子,因為平日持誦讀經,故安然度過首夜。翌日房東探訪,表明過去來租者,晚上往往會床自搖,物品相撞。顯示縱然是位小姐,因為持誦之故,浩然正氣,油然而生,鬼神欽佩。


桃園明聖經序

余於民國三十七年來台。至三十八年秋,因操辦商店,身體勞碌,得肋膜炎重症,非常危險,醫藥罔效,延至四十年春,仍未恢復原狀,因翻閱由天津攜來之書時,發現明聖經,遂既翻印千部送人,由此時余每日虔誦,經過旬日,倏然而癒,實乃出人意料之外,至今余年已七十有一矣!身體仍健,此乃誦明聖經之感應也,今值再印之際,謹附記數語以報聖帝之恩。並望社會人士,人手一冊,共相諷誦,改過遷善,信受奉行,於世道人
心,裨益豈淺鮮哉!

民國六十年春月
民國七十七年重印
潔清 韓雨霖 再識

宇德書苑>>書香園